中国三峡大坝有隐忧? 专家:长江中下游数亿人命危在旦夕 国际中心/综合报导日前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引发舆论担忧,中国官媒竟强调大坝「处于弹性状态」。根据《新唐人电视台》报导,有中国法学家呼吁:「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性命的份上,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应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,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!」▲三峡大坝倘若如卫星图片(右)变形,安全堪虞,一旦发生溃坝,人口约400万的湖北第二大城宜昌将首当其冲,甚至危及长江中下游数亿人口。(图/翻摄自Google Map)这个夏天,中国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成了舆论关注的中心,起初是由一张谷歌公布的大坝变形照片引起,在经过短暂的恐慌后,官方先不承认变形,后来又援引专家指出「变形在可允许的弹性範围之内」,结果引起的疑虑有增无减。7月初有推特用户披露,三峡大坝已经变形且有溃坝之虞,并警告大坝一旦溃堤,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,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将玩完。该消息引起国际关注后,中国官媒竟强调大坝「确有变形但处于弹性状态」。▲三峡大坝建成前后对照,长江三斗坪段水域变化图。(图/NASA)关于三峡大坝这个全球规模最大的水电站,背后是否隐藏甚幺不可告人的秘密,从中国官方数变的说辞可窥知一二:2003年中共称「三峡大坝固若金汤,可以抵挡万年一遇的洪水」;2007年改称可防「千年一遇的洪水」;2008年又称可以「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」;最后,2010年竟称可抵御「廿年一遇的洪水」。随着湘江、长江流域洪灾,舆论对于三峡大坝御洪能力、对周边的影响以及潜在的危机,再度起疑。▲曾参与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王维洛于2016年受访表示,三峡大坝违反科学原则,「是一个政治决策」。(图/Gaynor)与此同时,网络广传中国法学家贺卫方与朋友的一段对话,他疾呼:「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生民性命的份上,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真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,对坝之吉凶利弊作出专业、公开且权威之审查,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!」中国世纪大工程三峡大坝的真相到底如何?日前三峡大瀑布景区紧急暂停接待游客,长江航道局局长、两名副局长也火速被调查,均被认为与三峡大坝变形有关。▲水利专家黄肖陆:三峡大坝居世界最危险大坝之首。(图/截图自网路)着名水利专家黄肖陆也认为,三峡大坝居世界最危险大坝之首,不管有没变形,三峡大坝都将会导致大灾难。统计数据显示,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,三峡工程库区共发生401起新生地质灾害险情,三峡工程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公开承认,修建大坝「一定会诱发地震」。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金永堂指出,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,比当初估计的还要严重。然而在2009年三峡大坝竣工典礼上,没有一位中共领导人到场祝贺,实属诡谲。▲三峡大坝兴建前后引发百万移民、洪氾安全、国家安全、环境冲击、生态危机、工程失能、严重贪腐等诸多质疑,然而在中共官方严格管制甚至逮捕质疑人士之后,舆论声量渐歇。(图/Tomasz Dunn)着名水利工程师王维洛指出,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至今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,没人敢担保它的质量。如今大家在网路上讨论这件事情(是否变形)非常有意义,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。王维洛推断,如果三峡大坝崩溃,下面居住在宜昌市的70万条人命就去了。「其实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!」王维洛这样说,要拆也容易,把闸门全部打开,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,「但中共不愿这样做,如果现在废掉,它前面的功绩就没了」。鉅石智库创办人吴奕军指称,除非有大型国际专业单位前往三峡大坝进行长期而彻底的评估,并且公诸于世,否则将永远疑云密布,只怕直到大坝崩溃、生灵涂炭,一切为时已晚。(编辑:陈弋)